• 欢迎您的到来,请牢记本站域名:rsmlaw.net
  •  第一章 月憋屈的穿

      「呼……呼……哈啊……」,此刻我正在狂奔之中,眼瞳渐渐有些发黑,冒
    着丝丝眩光,心髒跳动的声响通过骨传导窜进我的大脑裏,噗通……噗通……那
    是我生命的倒计时。

      爲什幺啊?我只是一名没车没房没女朋友的上班族,人畜无害每天按时上下
    班,只想普普通通的度过无聊却又踏实的每一天,爲什幺我会遇到这种状况啊?!

      曾经我也受过各种各样的伤,但毕竟因爲伤口不深,都及时有效的止住了血,
    可这次真的玩大了。我用双手紧紧捂住腹部的伤口,手掌上传来了湿腻且温热的
    触感,鲜血不断的往外流着。

      从来只扫自家门前雪的人爲什幺要多管閑事,难道就因爲临下班前被上司一
    通臭骂,心裏有怨念,所以在地铁上看到小偷在对可爱的妹子下手时要沖上去一
    脚把贼人踹飞?于是在独自走夜路的时候被突如其来的袭击,直到伴有倒勾血槽
    的军用匕首从自己的身体被抽出时我才反应过来,而小偷那张充满戾气的脸反而
    因爲鲜血喷涌而变得更加扭曲。

      不知自己跑了多久,也不知是不是幻觉,身后的脚步声时有时无,晕眩伴随
    着脱力,我扑了个空,向着前方的黑暗直直倒去,预想中身体与地面的撞击声并
    没有响起,是因爲我在倒地之前就晕过去了吗?

      二十分锺后,巷子旁的大马路上终于传来了警笛声,地上的血液已经有些凝
    固,通过红蓝灯的反照显得异常诡异,而血泊之上却空无一人。

      「他是不是死了?要不你去看看」

      「我才不,要去你自己去」

      「去就去……」

      「……」

      「他还有心跳!餵,你醒醒!」

      如同从漫长的梦魇中醒来,刺眼的阳光令我条件反射般闭上了刚微微睁开的
    双眼,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后,我终于看清了周围,我侧着头趴在坚硬的路面上,
    石砖缝隙间传来泥土混草的气味,视线扫地间,几条人影映入眼帘。

      「餵?你没事吧?哪来的?穿的那幺奇怪,自己能起来吗?」,从我的脑后
    侧传来一道磁性的中年男声。

      好痛!每一个关节,每一寸肌肉,都在向我的大脑传递相同的信号——疼痛,
    眼前的人影变得清晰,全都是虎背熊腰满脸胡渣的大汉,身着动物的皮毛和编织
    麻布,踏着铸铁靴,每个人的手上都拿着战斧,带有血迹的双头战斧。

      「这……裏……是?」,我从干枯的咽喉艰难挤出这几个字,脑海中渐渐回
    忆起昏迷前的事,逞英雄之后被报複,小腹被匕首捅穿,好像连肠子都被扯出来
    了,失血过多,随后失去意识,想到这裏,我条件反射般摸了摸自己的腹部,光
    滑的肌肤上没有任何受过伤的痕迹!

      「啧,哪来的难民,你小子来错地方了,想活命就快离开这裏」,最早靠近
    探查我状况的那位大汉开口说道。

      随后,大汉们嘈杂的交谈声渐渐远去,泛着古朴气息的灰褐色石板道上只留
    下我的身影,我艰难的爬起身来,用力捏了捏自己的脸。

      我知道我穿越了,在百无聊赖的平淡日常中解脱而出,穿越到了一个未知世
    界裏!这种情节我在许多影视和文学作品中都了解过。

      那幺接下来按照套路,我一定是拥有了某种超能力吧?隔空取物、刀枪不入、
    水火不侵、上天入地……哈哈哈哈!仿徨和恐惧渐渐转换成我的内心中燃起的激
    动情绪。

      真没想到我这种普普通通的社畜竟然能够穿越,爽爆!从今天起,这个世界
    将迎来他们新的王者,没错,就是我冯星锐!更重要的是,老子在原本世界中一
    直没法交出去的处男之身,在这个世界一定可以交出去了!

      臆想过后,我终于慢慢冷静了下来,从昏迷中醒来、浑身疼痛、被修複的伤
    口,之前我一定经曆过什幺事,随后我开始尝试自己的超能力爲何物。

      10分锺后,我颓然坐在地上,胸中积满了不甘和怨愤,难得穿越一次,老
    天爷你特幺这是耍我呢?爲什幺啥能力都没有?我眼角边上的「穿越者係统菜单」

      呢?怎幺不显示出来?没有超能力和魔法,甚至跑都跑不快,摔了一跤还摔
    破皮了,我楞楞望着伤口渗出来的血滴,半天没缓过神来。

      …………

      极东境,蜿蜒崎岖的山道尽头是一座百米余长的吊桥,吊桥连接着孤峰,云
    雾缭绕间,暗金色的雄伟宫殿若隐若现,圣洁的光芒倾泻其中,令人忍不住想要
    顶礼膜拜。而在宫殿中,则是另一番景象。

      「都退下吧」,男子身着少女的服饰,他俊美异常,黑色长发随意披在肩上,
    一双宝蓝色的眸子清澈而又深邃。

      随着他一声令下,宫殿中数十名单膝跪立的武者们缓缓起身。

      「荒戾,你留下」,妖异的俊美男子轻声命令道。

      场中一名英武挺拔的男子听到声音后,再次单膝跪下,他低着头,静静等待
    主人的吩咐。

      荒戾始终不敢擡起头来,面前这位身着女装身材修长的男子,丝毫不像表面
    上看起来那幺柔弱,他拥有无可匹敌的战力,毒辣的行事作风也令人生畏。

      「查清楚了吗?」,王座上传来男人轻柔却极具穿透力的嗓音。

      「稟吾王,时空禁断层这次的波动极爲异常,原因是有穿越者到达了我们的
    世界裏,特殊的穿越者……目前只知道降临在神皇大陆,奇怪的是穿越者的个体
    能量竟爲零,所以暂时无法探查到具体位置……」,荒戾的声音有些颤,因爲他
    的王已经皱起了眉头。

      「退下吧」

      月铭宫的主人,整个戟月大陆背后真正的掌控者,此刻正望着天际喃喃自语。

      「此间事了,也该去西边看看了……」

      …………

      我叫冯星锐,是一名穿越者,我现在所处的位置名爲神皇大陆,以魔法爲主
    基调的大陆,这片大陆上所有的人都会魔法,人们的身体内都拥有称爲脉灵的能
    量,而魔法则通过脉灵进行释放,这个大陆上根本不存在身体内没有脉灵的人…

      …除了我。

      事实上,大部分人的脉灵值都不高,只能使用一些相对较爲简单的魔法,诸
    如引动一簇小火苗或是释放一道仅仅让人感觉酥麻的电流,这类脉灵值不高且没
    有潜力的人,则依然需要靠各种体力或脑力劳动获得生活来源。

      以上,是我通过黑琦矿场的奴隶矿工口中得知的。爲什幺是从奴隶的口中得
    知?因爲我现在也是一名奴隶……

      神皇大陆鼓励国家之间相互争斗,以此达到「去除糟粕留下精华」的目的,
    至于是谁主导了这一场又一场的战争,没人知道,也许是这片大陆唯一的神在主
    导这一切,那位人们在祷告时一定会提到的名字——摩坷圣天。

      「摩柯圣天在上,小婊子你又在偷懒?」,矿场上的监工挥动着长鞭向一位
    小姑娘抽去。

      ——啪!

      皮鞭抽在小姑娘的手臂上,并未出现任何痕迹,但她却表现得极爲痛苦。没
    错,这位监工使用了特殊的魔法,避免女孩受伤需要医护处理而耽误工作的同时
    却能让她体会到真实的疼痛感。

      「我没有偷懒,我只是……」

      ——啪!

      「还敢顶嘴!别以爲你长得漂亮我就不舍得对你动手,要不是因爲主人定下
    的规定,老子早就把你肏烂了!」,监工丑恶的嘴脸愈发扭曲,似乎在爲积攒已
    久却无处宣泄的性欲寻找另一种释放方式。

      「看什幺看,你这连脉灵都没有的废物还想英雄救美不成?」,监工罗珀把
    矛头转向了我。

      「罗珀大人,您误会啦,我只是觉得您将珍贵的脉灵用在我们这些下等人身
    上实在有些浪费,何不多留点精力,今晚在郁金媚苑一展雄风呢?」,说着,我
    悄悄将挖矿时私藏的皓蓝晶碎塞进了他手裏,皓蓝晶是一种蕴含脉灵的宝石,即
    使是它的碎片也非常值钱,作爲奴隶私藏开采物后果很严重,除非……你懂得如
    何正确利用它。前世作爲社畜的我,深蕴这种阿谀奉承的套路。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半个月,我靠着社会人的经验勉强活了下来。至于爲什幺
    会来到这座奴隶矿区真是说来话长,因爲我独特的东方面孔、服饰以及毫无脉灵
    的特殊体质,外加这片名爲塔克纳的地方正在打仗,而我这种毫无战斗力的渣仔,
    只能被抓壮丁一般丢进矿区,采集各种能够补给脉灵的矿石供给前线的战士们。

      我也悄悄打听过穿越者,这儿的老矿工给了我答案。原来穿越者在这个世界
    并不是什幺稀罕玩意,因爲这个世界的能量浓度很高,尤其在发生战争时容易撕
    裂空间,从而将其他世界的人们吞噬而来。而我作爲穿越者,唯一与衆不同的地
    方就是我从二十八周岁的成年男子变成了十三四岁的模样,而且受过的伤也被治
    愈了,这儿的老人听后只是摇着头说「摩珂圣天啊,我从未听说过这种事,这孩
    子一定是穿越的时候把脑袋撞坏了,圣天保佑!」

      衣衫褴褛的小姑娘并没有答谢我,只是用那双宝石蓝的大眼睛瞥了我一眼,
    随后便自顾自的离开,留下倔强而又娇小的背影。

      「阿锐啊,你是不是喜欢她?」,耳畔响起一道刻意装成熟的男孩声。

      「叫我锐哥!小鬼头,你找打?」,我说道。眼前则出现了一名满头金发、
    皮肤白皙却满脸灰渍的小家伙,他叫菲克斯,今年九岁,自称是因爲脉灵量极低,
    不得不来矿区出卖劳动力。

      「切,你脉灵爲零,我再差也不至于打不过你」,菲克斯露出他整洁的白牙,
    瞇着双眼,摆出一副得意的模样。

      咚!

      「你!你卑鄙!偷袭我!」,菲克斯捂着自己的头说道。

      「嘿嘿,你那点脉灵根本就忽略不计,在我的世界裏,一个打火机都比你强,
    至少打火机每次都能点得着」,我扫视着整片矿场,敲打声、轰鸣声、怒骂声、
    哀嚎声……这些声音在我耳朵裏渐渐把小鬼头菲克斯不甘的反驳声掩盖。

      经曆了半个月的适应,我也差不多接受了现实,但对于自己明显区别于其他
    穿越者的情况我还是很在意,抚摸着自己被捅穿的腹部,那裏光滑平坦,看着水
    滩裏映照出的自己的脸庞,确实是我小时候的模样,我的身体一定有一些特别的
    地方,没有所谓的狗屁脉灵,难道我就只能在社会底层混迹漂泊一辈子吗?在这
    个随时发生魔法战争,随时可能会受无妄之灾,死在这还没搞清楚状况的破地方?

      明明听说其他的穿越者全都有脉灵……

      「小鬼头,你说,我们该怎样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

      菲克斯没有立即回答,片刻沈默后,他低头说道:「出去有什幺好的,到处
    都在打仗,我还没有泡过妞就死掉的话,那也太亏了。」

      也是啊……我连去新手村刷小怪的能力都不具备,就算离开了这座矿场,恐
    怕也活不过一集。再者说,镇守矿场的祈灵者达到了睿芒中级,随便一挥手估计
    就能把我当场轰杀成渣。

      祈灵者是神皇大陆三大职业之一,主要使用魔法进行远程攻击和範围攻击,
    他们注重脉灵和意念力的修炼,只要体内的脉灵量能够使幻灵宝珠发出光芒并选
    择祈灵者这个职业,那幺就可以称之爲祈灵者。至于另外两大职业,其一偏向于
    近战型的战士,称之爲霸君,通过提升脉灵以及锻炼肉体,之后利用脉灵加持和
    强化身体进行战斗。最后一种职业称之爲魔械使,通过结合科技与魔法,令他们
    拥有强大的魔法武器,甚至不少魔械使还改造了自己的身体……

      而不论是哪种职业,等级上的称呼都一样。就我目前所知道的等级,分别是:
    微光、睿芒、宗耀、环宇、神临,再之后就没人知道了,至少这座黑琦矿场上没
    人知道。

      「刚才……」,采矿的休息时间,我的背后传来一道微弱的女声。

      是她,那个拥有着宝蓝色大眼睛的小姑娘。我这种社畜最会的就是察言观色,
    实际上我早就观察到她了,虽然矿场的监工都是那副嘴脸,但这裏的其他人明显
    对着姑娘比较客